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武夷岩茶 >> 休闲茶吧 >> 内容

品茶 与心情有约

时间:2014-03-04 22:56:03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我品茶的趣味,是小山村培养起来的。  当年我寄养在浙东四明山麓祖父祖母家,知道山里人不喝开水爱喝茶。夏季白天下地劳动,乡亲们喝的是自己带往田头的小茶罐里泡开的茶水;到了晚上,大伙串门,喝的则是茶杯里沏...
 我品茶的趣味,是小山村培养起来的。
  当年我寄养在浙东四明山麓祖父祖母家,知道山里人不喝开水爱喝茶。夏季白天下地劳动,乡亲们喝的是自己带往田头的小茶罐里泡开的茶水;到了晚上,大伙串门,喝的则是茶杯里沏的茶水。在我的记忆里,白天喝茶更多是为了解渴,唯有到了晚上,才算得上品茶。这不,不管是谁,捧着茶杯,没有牛饮的。每每总是噘起嘴巴,吹一吹茶杯中雾气氤氲里渐渐伸展着身躯的茶叶,小小地啜上一口,并作深深回味状,很快,但见其脸上紧绷的神情开始缓缓松弛下来。
  其时,我只以为乡亲们白天喝茶除了口渴,更因为泡茶用的是大叶茶、粗茶,所以没兴趣品,也品不出什么味儿来,而到了晚上沏茶多用芽茶、精制茶,所以才会有品茶的冲动。而今想来,我的认知充其量只是停留在皮毛上而已。
或许,茶叶本身的质量是重要的,然而,更要紧的在于心情。你想,夏季白天干活,忙得汗流浃背,喝茶只是为了补充身体已经丢失的水分,即便用上好的茶叶泡出来的茶水,他们又哪有心情去品?挨到晚上,洗了澡,吃过饭,串个门而坐下来喝茶,此时的心情可谓放松,怕也只有在此时,你才可以闻茶香、观茶色、品茶味。
  想起了钱钟书在《快乐论》中的一段话:“一切快乐的享受都属于精神的,尽管快乐的原因是肉体上的物质刺激。小孩子初生了下来,吃饱了奶就乖乖地睡,并不知道什么是快活,虽然他身体感觉舒服。缘故是小孩子时的精神和肉体还没有分化,只是混沌星云状态。洗一个澡,看一朵花,吃一顿饭,假使你觉得快活,并非全因为澡洗得干净,花开得好,或者菜合你口味,主要因为你心上没有挂碍,轻松的灵魂可以专注肉体的感觉,来欣赏,来审定。要是你精神不痛快,像将离别的宴席,随它怎样烹调得好,吃来只是土气息,泥滋味。”说得多好呀,物质与精神总是相对应的。精神离不开物质,物质也离不开精神。尤其对品茶而言,精神因素有时甚于物质的茶水。
  前不久,读到《鲁迅先生的茶事》一文,知道鲁迅先生一生喜好喝茶。他曾在《准风月谈》中《喝茶》这篇杂文中说:“有好茶喝,会喝好茶,是一种清福,不过要享这清福,首先必须有工夫,其次是练出来的特别感觉。”原来,有一次他买了二两好茶叶,泡了一壶,怕它冷得快,用棉袄包起来,却不料郑重其事地来喝的时候,味道竟与他一向喝着的粗茶差不多,颜色也很重浊。他发觉自己的冲泡方法不对。喝好茶,是要用盖碗的。果然,泡了之后,色清而味甘,微香而小苦。但正当他写着《吃教》的中途,拿来一喝,又如喝着粗茶一般了。于是,他明白喝好茶须在静坐无为的时候。“须在静坐无为的时候”,其实不就是如钱钟书先生所说“心上没有挂碍”,“灵魂轻松”的时候吗?不也就是白天劳累之余的小山村村民们喝夜茶的时刻吗?是的,真正的喝茶,既是品茶,也是品心。人只有内心宁静的时候,才能深刻地感悟茶之妙。
  在我的印记里,祖母是泡茶的高手。她很好客,一年四季,凡晚上来串门的,她都一律用杯泡茶,且用的多是芽茶、精制茶。不必说,祖母总是用铜茶壶煮水,用的是“蟹眼水”(待铜茶壶内的水烧至起“蟹眼”,亦即水完全滚透前夕),光是往杯里放茶叶,也颇有讲究。冬季,她总是先放茶叶,再续水,令茶香的释放不因天冷而滞涩;夏季,则先续水,再放茶叶,以让茶香缓缓释放;春秋两季,气候正常,她便先往杯子中续上半杯水,然后放上茶叶,再续上水。那些年里,我免不了成为喝夜茶的座上客。有时,茶杯不够,祖母总是会给我一把小瓷壶。每每拿到瓷壶,我便迫不及待地让祖母给我沏茶。于是乎,当开水与茶叶搅缠一起的时候,只见小精灵们刹地乱窜起来。跳着旋舞又轻轻地唱着幽幽的歌。顿时一股浓浓的清香扑鼻而来。我眯起眼,迫不及待地将干渴的唇吻上小小的壶嘴,美美地吮上一口。
  在喧嚣浮躁的尘世,谁人没有压力。我们在熙熙攘攘中总是拼命前行,勇敢“超载”“超速”,险象环生,以致失去了许多珍贵的东西。长此以往,肯定不行。人,有时真得歇一歇,歇有时或许就是为了更好的进。喝茶,就是歇息的生动选择。间或能邀上三四文友,喝茶分明成了“一种思想、一种生活方式、一种社交模型、一种哲学理念”的载体。可不是?上个世纪三十年代,移居上海的作家章衣萍曾经如斯写道:“在斜阳西下的当儿,或者是在明月和清风底下,我们喝一两杯茶,尝几片点心,有的人说一两个故事,有的人说几件笑话……我们都是一些忙人,是思想的劳动者,有职业的。我们平常的生活总太干燥太机械了。只有文艺茶话能给我们舒适,安乐,快心。它是一种高尚而有裨于智识或感情的消遣。”这话,真的说到我心坎上去了,让我觉得似曾相识,英雄所见略同。
  三十多年来,我写作并发表了500多万字的文学作品。这些作品,大多皆是我边饮茶边写作的结果。饮茶,早已成为我密不可分的一种生活方式。“人间有味是清欢”,最忆清欢是品茶。是啊,清欢的茶,如写意山水画中那抹黛色远山,遥远的,隐约的,沉静的,有“云深不知处”的神秘,让人拥有一份纯净怡然的心境,一份宁和清心的心情,一份清净素淡的心态。茶使人心愉悦,而愉悦正是所有美德之母。与茶作精神上的对话,它使我产生众多联想,因而使我创造出美妙的事物。是的,品茶终给我带来汩汩不绝的诗兴笔意——茶香不啻让我判断茶叶的优劣,更让我体会到茶香里蕴含的情感与思想,甚至结合自己的阅历传递出独到的图景和意境。
  美国作家威廉·杨格曾经说过:“葡萄一旦压榨成酒后,它就变成了一种动物,因为,它有了生命。”其实,茶叶何尝不是如此。它经采摘、炒制成形后,一旦与开水相遇,它亦成了被激活而“苏醒的睡美人”。只是,经了日月风露浸润的小精灵,我们需要慢慢品味,相互懂得,彼此珍惜。

作者:赵畅 来源:解放日报
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Copyright © www.wysycw.com  All rights reserved.   
    工商注册号:3507823701069 食品卫生许可证:闽卫食证字第02181356号
    服务热线:0599-5310531 (0)15959766889 客服QQ:8589881 591287118 605226252  
    武夷山市状元堂岩茶厂 武夷山市皇茗岩茶科学技术研究所 大红袍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
    本站经中人民共华和国信息产业部登记备案:闽ICP备06004610号 顺丰管理 法律顾问:潘春磊律师
  • Powered by laoy! V4.0.6